《现代「洗脑」手册》:如何进行洗脑工作?前奥姆真理教干部的自

每日各类 2020-06-10
入教的契机

我会对奥姆真理教产生兴趣,应该是透过丰田亨的介绍──他已经被判死刑定谳。他是小我一届的学弟,我们一起就读物理学系,可能是两人都对物理有兴趣,又住在同一栋宿舍,让我们的关係变得更加深厚。当时我就发现他房间的书架上,放了一本麻原彰晃写的《超能力开发》。有一次我去他的房间玩,看到那本书后就对他说:「你怎幺在看这种奇怪的书?」本来我完全不记得曾发生这件事,直到一年后,我在物理研究上遇到挫折,也看了同一本书,并为之感动不已。

奥姆真理教信奉轮迴转生和解脱之类的说法,都是一般社会绝不会存在的价值观,我觉得自己就是受到这个崭新的思想所吸引。

上述情况只是我的个人经验。我的确是在走投无路的人生阶段,遇上了奥姆真理教。

一般所谓的洗脑,都是强制破坏人格和自尊后,再灌输新观念,但我在教团时并没有过这样的经验。

我如何进行洗脑?

虽然苫米地先生(《现代「洗脑」手册》作)说,我在教团里是负责洗脑的人,但这个说法并不正确。我确实帮教团製作过教育计画,但整个组织都受制于某个巨大的意识之下,身在其中的我也只能奉命行事。

教团实施的教育方针,都是从失败中摸索出来的经验累积,其中也包括麻原下达的指示。举例来说,我实际所做的事情,就是到家庭教师中心去召集东京大学学生,透过教导瑜珈和宣传教义拉拢他们入教。然而这样的做法并不顺利。

一般来说,劝人入教最好的方法,就是倾听人们的烦恼。共产党和其他宗教,也都在做同样的事,道理都是一样的,引导他人到入口的时机,正是满足他们需求的那一刻。先藉由上述做法来建立信赖,到了真正要洗脑的时候,才会表明奥姆真理教的身分。当然,一开始不能提起教团,不管怎样都必须先建立起某种程度的信赖关係,才能带到入教的话题。

简单来说,就是必须等到当事人治好疾病、解决烦恼或问题后,才表明奥姆真理教的身分。我们必须透过这些过程来建立信赖关係,如果不能克服这些难关,就无法传教布道。

治疗疾病是一个现实的问题,而瑜珈也确实起了作用。有些人真的是因为瑜珈而治好疾病,教团自然就能获得他们的信赖。另外就是告诉信徒,遵守佛教戒律便能解决烦恼。

《现代「洗脑」手册》:如何进行洗脑工作?前奥姆真理教干部的自

奥姆真理教的教义十分独特,与传统宗教大不相同,社会上的一般人应该不太能够认同,但终究还是有人会认同。我看过治疗疾病的情况、很多人决定入教的瞬间,因为这也是我的工作。

奥姆真理教的手法,是靠瑜珈改善信徒的身体状况,并倾听他们急欲解决的烦恼。因为只要有人聆听自己的心情,人们心里自然就会比较放鬆,这样的手法被普遍运用在各个领域。所以,就算不是奥姆真理教,只要透过倾听来获得他人的信赖,自然就能改变那个人。

我觉得洗脑的入口,就像有些人着迷于占卜一样。很多人一开始都是找不到愿意倾听自己心声的朋友。

接下来,我们给信徒的选项会愈来愈侷限,藉此控制当事人,让他们以为是自己做出了选择──这的确也是一种洗脑手法。但因为我们自己也在实践教义,而且是毫无怀疑地遵守,并不觉得自己给出的选项很侷限。最后的结果就是,即使选项非常侷限,我们也不觉得自己在对他人洗脑,坚信一切的劝说都是为了对方着想。

製造临场感空间的方法

列出侷限的选项,单纯就是封锁资讯的方法,而且效果非常好。出家信徒得阅读麻原着作以外的书籍,这也包括不能去书店里站着看。虽然只有少数人会完全遵守这项规定,但基本上信徒仅能接收到有限的资讯。就某种意义来看,和北朝鲜的情况很类似。神祕体验也是相同的原理。

教团的价值观本身就推崇探索自我内在,但一般人在社会上难以获得这类体验,自然就需要有人带领。而麻原就扮演带领者的角色,信徒开始相信,只要照着麻原所说的方式修行,必定可以实际经历一段神祕体验。

我的神祕体验次数算少,但有些人确实曾经体验过。那种情况称为「冥想体验」,也可以说是「光明体验」,是必须经过一段时间苦心修行,才能亲身体验的神祕之旅。那时候我们每天花费十五个小时,包括连续三个小时练习长气呼吸法、连续六个小时做立位礼拜,并戴上口罩冥想,最终真的获得探索内在的体验。有些人的体验像是一场非常现实的梦,也有人像是飞翔在空中。虽然我的体验并不似他们那般美好,但我知道在那当下,自己确信「上师说的都是真的」。

教团里每一个干部都经历过类似的体验,麻原的贴身女秘书石井久子女士也一样,而那些一直无法领悟神奇体验的人,早就已经离开了。

洗脑的手法

接下来说明怎幺透过神祕体验来洗脑。其实每个体验都是瑜珈带来的成果,但最后的终点都会连结到麻原身上,这时再诱导信徒深信「照着麻原的话去做一定没有错」。

奥姆真理教的修行系统,最重要的因素就是「观想上师(冥想麻原的身影)」,于是在修行途中,「观想上师」就变成了实践的主轴。不过,这样的做法和一般宗教并无二致,把麻原换成佛陀来观想,就是佛教的修行方式。

所以说,欲如意足也是很普遍的修行,它本来是西藏佛教的修行项目之一。

但是,喝麻原的血,表示让麻原进入自己体内,则已经属于个人崇拜了。实际上,我也曾经让麻原的血注入自己体内。一般来说,我们都不会告诉沙门实话,而是骗他们那是对抗细菌的血清。喝过麻原精液的人很少,但有人说他当时曾喝过,如果那时有机会,说不定我也会欣然接受。照这样来看,我当时很明显是被洗脑了。

看过苫米地先生的书就会了解,我们最终都掉入了麻原创造出来的临场感空间。

因为身处麻原的临场感空间里,自然会觉得他说的话很有说服力,同时再透过亲身经历神祕体验,让信徒对他深信不疑。这就是神祕体验的效果。而且所有信徒都会互相分享这些体验,更强化了其效果。

当时出家的信徒最多曾有两千人左右,周遭的人全都深信同一件事,那种感觉就像是彼此的临场感空间都已经同化了一样,最后形成一个两千人共同创造的巨大临场感空间。

这样的情境和演唱会场一样,麻原的身分是演出者,并拥有两千名信徒为他的演出而疯狂,共同创造出这个空间。

一般的演唱会结束后,人们一离开会场便回归日常生活。然而,奥姆真理教的信徒在活动结束后,仍旧活在会场中,脑海里的临场感空间便因此更加强化。这些信徒的价值观与世间的价值观大相径庭,由此可见他们的确遭到洗脑。

恐怖支配

恐怖支配也是一种洗脑手法。同时这也是避免临场感空间遭到破坏的结界。

发生于大阪和北九州的洗脑杀人事件,也是利用恐怖支配来犯案,原理同样是避免临场感空间遭到破坏的一种机制。

奥姆真理教的恐怖支配,是利用人们对地狱的恐惧。

一般人听到别人说:「这幺做会下地狱!」应该不觉得有什幺可怕之处,但是一旦加入奥姆真理教,地狱就会变成极具真实感的概念。

恐怖支配的手法还包括封锁资讯,平常发生什幺不幸时,如果听到有人说:「你就是没有好好照顾祖先,才会发生这种事。」心里必定会受到影响而感到不安。利用封锁资讯的手法,让信徒心中的不安持续增加,对地狱的恐惧也就一发不可收拾。有些宗教透过这样的手法,强迫信徒购买加持过的陶壶,或藉此要求信徒必须修行。说穿了就是利用每个人的弱点来突破对方心防的方法。

讲得更明白一些,所有宗教都提倡地狱这个概念,因此我认为站在推广宗教的立场来看,恐怖支配都是不可或缺的要素。然而,若是增加恐怖支配的强度,最后很自然会变成洗脑支配。

人类心理层面的正常状态和洗脑状态,其实如同一纸之隔。

洗脑状态和正常状态的差异

洗脑状态和正常状态有什幺不同?我倒认为两者之间「没有差异」。说到底这都取决于价值基準,或者说,取决于当事人相信什幺。不管是相信奥姆真理教的教义,或是相信资本主义的理念,都是一种洗脑状态,也就是当事人对价值观的优劣判断。

实际上,有些人即使在奥姆真理教出家后,还是会选择离开。待在教团里,吃不上一顿美味的饭,而且每天只能吃一餐,不是每个人都能忍耐得了。就算这些人再怎幺相信奥姆真理教的教义,或是遭到恐怖支配,当生活方面的价值观不同,最终也会因为难以忍受而离开。

因此,洗脑的最初阶段,就是满足对方的需求。

用苫米地先生说过的话来形容,就是「LUB」。LUB的原文为Leastupper-bound,亦即最小上界。找出自己与他人想法中共通的部分,视为两人交集中的最小公倍数,苫米地先生称之为LUB。从催眠手法的角度来看,就是去配合对方的波长,或说气场;能不能成功引起对方的共鸣,则是重点所在。

一名喜欢动漫的御宅族,唯有在遇到和自己一样喜爱「同一部作品」的人,才愿意敞开心房与之交流。这样的人没有办法接受洗脑,因为与他人的交集太过狭隘,打从一开始就找不到共通的话题。在某些特殊情况下,或许可以找到切入点去吸引这类人,但若是彼此间没有基本的共通点,则永远无法踏入对方的世界。

我认为麻原最厉害的地方,就是吸引他人的能力十分强大。

举例来说,有些人讲话的方式总是非常果断,另一些人则非常容易受到这类发言煽动,很快就被说服。然而,即便断言「明天会放晴」,隔天也不一定就是晴天。另一个例子就是,经常有宗教界人士斩钉截铁地说:「末日战争(Harmagedon)即将到来。」但直至今日,这场战役都迟迟未到。但即使是明显无法预知的事情,都可以利用巧妙的包装来取信他人;就算最初的目的是欺骗,只要改变一下说法,就能让他人全盘接受。身为一名洗脑者,绝对必须具有这样的能力。

因此,就算我已经全部理解奥姆真理教的洗脑手法,也不可能创造出一样的教团。若没有让人死心塌地追随的能力,以及诓骗他人的能力,就不可能成为教主。若用其他说法来形容,应该就是所谓的领袖特质。

何谓洗脑

最后,如果要我对洗脑下定义,我会说是控制他人对价值观的选择。

实施洗脑的人,并不觉得自己在欺骗他人,而是认为所做的一切皆出自善意。因为洗脑的实行者,必定也已经彻底被洗脑。

也就是说,不管是教团还是麻原,出发点都是怀抱善意。然而,善意也是一种自私。

利用善意的资讯来支配他人、限缩选项,应该就是洗脑。但是,我想这样的手法在社会上也十分常见。

作者简介

相关书摘 ▶《现代「洗脑」手册》:避免遭到洗脑的方法,就是不要轻易将事情看得太重要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现代「洗脑」手册──从新兴宗教到做生意,从政府的刻意引导到各种带风向》,光现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联合劝募。

作者:苫米地英人
译者:李建铨

为什幺「师父」那幺多人信? 「师父」是怎幺办到的?书读得越多,越容易被洗脑?政府、政治人物、财阀如何洗脑群众?如何避免被洗脑?

苫米地英人除了在本书中分享他如何协助奥姆真理教的信徒脱离麻原彰晃的控制,也进一步与读者分享,如何避免让自己成为容易被洗脑的对象。他认为,第一步就是要让自己具备判断资讯正确与否的重要性;他也同步在书中分享自己判断资讯的思考脉络。

《现代「洗脑」手册》:如何进行洗脑工作?前奥姆真理教干部的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