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be Bryant孤独的-少男时代- 高中竟然为一事痛哭

热点视点 2020-06-07

Kobe Bryant正式宣布将在2015-16赛季后退役,一代传奇巨星职业生涯即将落幕。Kobe在 Lower Merion高中的队友和教练回忆了Kobe的高中往事,包括险揍当时NBA球星Jerry Stackhouse、高三输球曾痛哭等等。

Kobe Bryant孤独的“Kobe高二的时候15岁,对于我来说,他和其他孩子一样。”Kobe的英语老师Jenny说。那个时候的Kobe高高瘦瘦,显得有些单薄,和其他同年龄的孩子相比,没有什幺特别之处。

1991年,Kobe的父亲Joe Bryant退役,举家从意大利搬到 Lower Merion,Kobe开始在 Lower Merion高中上学。在他才进入Merion高中的时候,没有引起多少轰动,教练和队友给他的标籤是Joe Bryant的儿子。

“我记得在新赛季开始前,8年级教练是这样介绍Kobe的,‘这是你们的新队友,他的父亲在NBA打过球,他真的非常出色,将加入我们球队。’Kobe那个时候6尺1寸(185e公分)的样子,能够投三分,能够处理一些球。”Kobe高中队友David说。

“人们提到他的时候,会给他贴上Joe Bryant儿子的标籤。就像这样,‘Joe Bryant的孩子开始读8年级了,你们将见识他的风采。’”Lower Merion高中的助教说。Kobe的父母很支持Kobe,但真实情况是Kobe很独立,几乎不用父母操心。

“Kobe父母会支持他,鼓励他,但完全不管他,对他进行放养,不会逼他做什幺。Kobe是一名如此有天赋的球员,他父母这样做很奇怪。他父母这样做,我认为原因主要是来自Kobe。他非常自律,自己内心充满动力。”助教说。

Kobe Bryant孤独的“Kobe最后成为我们高中最好的球员,也是训练最刻苦的球员,第一个来到训练馆,最后一个离开。他第一个到力量训练室,第一个进行所有训练。高四(美国高中时四年制)的时候,Kobe对自己和队友要求更加严格,这是他高中最后一年,想赢一个州冠军。他自己更加刻苦,对小师弟们更加严格。”Kobe高中的总教练格说。

“我们在训练的时候,都会安排两个人包夹Kobe,我总是那两个人之一。我们两个的任务就是尽一切可能干扰Kobe,用力的干扰他,儘可能给他製造难度。对于我来说,被Kobe暴扣那是家常便饭。”Kobe高中时的队友说。

“有一次我和Kobe分在一队,一起打三对三训练赛,两队打得非常胶着,最后一球定胜负。我当时控球,Kobe在一旁要求,大喊‘把球给我’。我当时脑子里想的是,Kobe在那里做幌子,我的机会来了。我就做了一个假动作进行上篮,结果球没有上进,Kobe不干了。”

“因为输掉那场训练赛,Kobe接下来1个小时27分钟一直瞪着那个孩子(上篮的人)。就是一直瞪着,目不转睛那种,就是喝水休息的时候也瞪着对方。我开车回家的时候,在等红绿灯的时候突然顿悟,‘这就是让他(Kobe)变得伟大的原因呀’。”Kobe高中的助教说。

Kobe Bryant孤独的“我高中的时候和Kobe的关係较好。他高三那年我们季后赛输了,无缘州冠军。那是我高中最后一年,没有机会再争夺州冠军,我在更衣室哭了。Kobe自己也在哭,但他走到我旁边说‘听着,我们明年不会再经历这些。我们明年会赢得州冠军。’”Kobe高中另一位队友说。

“在他高三那年我们输了,Kobe赛后在更衣室发表了简短有力的演讲。他迅速对那些毕业的队友说再见,对那些即将入队的队友说了以下的话,‘我们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自此过后,队员们的训练热情明显提升。”Kobe高中总教练说。

为了兑现自己的诺言,Kobe自己是非常拼的,训练中鼻子被打出血,右手用毛巾捂住鼻子,左手还在向队友要球,坚持在中线附近用左手投中一个三分。在高四那年的季后赛, Lower Merion高中半决赛的对手是去年淘汰他们的切斯特高中。

在半决赛开始前两天,Kobe在训练中鼻子骨折,教练给他準备了一个面具。因为担心被对手嘲笑,Kobe开打那天根本没有戴保护面具,他给出的理由是‘我忘记拿了’。在那场比赛中,Kobe一共得到39分,包括延长赛完成一次漂亮的一条龙灌篮,决定胜负。

Kobe Bryant孤独的Kobe高三高四的时候已经星光熠熠,成为地方媒体追逐的焦点,ESPN甚至播放了一段Kobe的集锦。那个时候还是传统媒体时代,没有推特,没有脸书,也没有youtube,一名高中生能享受这种待遇,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但Kobe没有迷失。

“他有几个亲密的朋友,对人非常友好,和我们这些队友相处不错。但我记得,他很少参加我们的party。他大部分时候都是一个孤独者,我这不是说Kobe坏话——当我们很多人喝着啤酒的时候,他正在和76人队一起训练呢。”Kobe高中时的队友Tom说。

Tom因为身材矮小瘦弱,在高二的时候就落选 Lower Merion高中校队,最后以球队经理的身份留队。他和Kobe的小跟班,在Kobe独自练球的时候扮演球童角色,在Kobe接受採访的时候帮Kobe揹包。因此,对Kobe非常了解,清楚他的所有动向。

“对于我来说,篮球是一天几小时的事情。对于他来说,那就是一项全职工作。他以前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即便你想像我一样努力训练,你也做不到,因为我愿意牺牲所有事情来训练。’你可以想想,在我们当时那个年纪,大部分孩子都在担心当晚谁付啤酒钱,他却开始刻苦训练了。”Tom说。

高中Kobe险殴打NBA球星

“在高四前的那个夏天,我和Kobe有幸一起参加76人的训练营。因为76人教练的女儿在我们高中读书,我们两个得到机会。作为高中生球员,Kobe就不怕NBA球员了,努力和他们单挑。他和Jerry Stackhouse就单挑过。”Kobe高中队友说。

“Stackhouse是一名非常有斗志的人,非常不喜欢Kobe一次又一次挑战他。他们两个斗得不可开交,Kobe的风头隐隐盖过对方。因为斗得太激烈,两人有一天甚至发生了冲突。”在参加完76人的训练后,Kobe就告诉他要直接进入NBA。

“他当时对我说,读两年大学可能会影响他的发展,更喜欢直接进入NBA。因为NBA的打法更开放,自己一定能够适应。我个人认为,那年夏天参加76人训练营坚定了他的决心,让他认为自己有能力打NBA了。”